<track id="bxx9t"></track>
              
              <sub id="bxx9t"><meter id="bxx9t"></meter></sub><th id="bxx9t"></th>

              <th id="bxx9t"></th>

              熱門標簽

              首頁政策正文

              農村土地承包法修正案草案審議 三權分置明確可從自己經營轉向他人經營

              作者:楊仕省

              來源:華夏時報

              發布時間:2018-10-23 17:34:38

              摘要:“三權分置”被賦予重大的意義,它繼家庭聯產承包責任之后農村改革又一重大制度創新。“鞏固和完善農村基本經營制度,深化農村土地制度改革,完善承包地‘三權’分置制度”。十九大報告對“三權分置”作出了這樣的表述。

              農村土地承包法修正案草案審議   三權分置明確可從自己經營轉向他人經營

              華夏時報(www.4533408.com)記者 楊仕省 北京報道

              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六次會議10月22日—26日在北京召開,會議審議《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村土地承包法修正案(草案)》(下稱“草案”),草案將落實“三權分置”制度作為重點,強調實現土地承包經營權和土地經營權的分離,明確了土地經營權的流轉方式、流轉原則、流轉價款、流轉合同等具體問題。

              對比一審稿,二審稿進一步明晰了農村土地“三權”的性質和相互關系,明確提出保護土地經營權人的合法權益,任何組織和個人不得侵犯。

              記者注意到,“三權分置”被正式寫入了去年10月31日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三十次會議初次審議的一審稿中。其規定:以家庭承包方式取得的土地承包經營權在流轉中分為土地承包權和土地經營權,并明確了土地承包權和土地經營權的權能。

              “三權分置”被賦予重大的意義,它繼家庭聯產承包責任之后農村改革又一重大制度創新。“鞏固和完善農村基本經營制度,深化農村土地制度改革,完善承包地‘三權’分置制度”。十九大報告對“三權分置”作出了這樣的表述。

              “此次農村土地承包法修改亮點不亮。,是因為由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改革就是產權制度改革,農村土地承包法修改仍然停留在確認經營權階段,離農民要求太遠。”10月23日,北京市京鼎律師事務所律師杜兆勇在接受《華夏時報》記者采訪時認為,當代中國計劃經濟的大本營,是土地計劃經濟制度,對此要有充分的認識,“否則農村改革處于停滯階段,中國改革也處于停滯階段”。

              明確“三權分置”

              “現代三農問題的核心是農民,是農民的權利問題,也就是農民的土地權問題,這是農村改革的根本點,也是修法的重點,但這次修法并無突破。”杜兆勇坦言。當代中國計劃經濟的大本營,是土地計劃經濟制度,對此要有充分的認識。否則,農村改革處于停滯階段,中國改革也處于停滯階段。

              對比不難發現,此次審議的草案將落實“三權分置”制度作為重點內容,并強調,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成員承包土地后,享有土地承包經營權,可以自己經營,也可以保留土地承包權,流轉其承包地的土地經營權,由他人經營。

              土地經營權人有權在合同約定的期限內占有農村土地,自主開展農業生產經營并取得收益。

              “農村土地由農民承包經營,關系近6億農民最切身的利益。農村土地承包法修正案草案一審稿將原有的所有權、承包經營權‘兩權分離’,改為所有權、承包權、經營權‘三權分置’,成為中國農村改革又一重大制度創新。”中國社科院農村發展研究室主任李國祥表示。

              全國人大代表胡季強在之前就提出,認為應明確“三權分置”的原則,界定“三權”的權屬。他建議,“三權分置”后,應當厘清土地承包經營權的概念,界定相關的權屬。

              記者注意到,全國人大憲法和法律委員會相關負責人作修改情況的匯報時表示,“三權分置”改革的核心問題是家庭承包的承包戶在經營方式上發生轉變,即由農戶自己經營,轉變為保留土地承包權,將承包地流轉給他人經營,實現土地承包經營權和土地經營權的分離,農戶保留土地承包權。據此,在一審稿基礎上,二審稿對“三權分置”作出了四大修改。

              這四大修改即:土地承包經營權,可以自己經營,也可以流轉土地經營權,由他人經營;明確對土地經營權流轉的保護,任何組織和個人不得侵犯;明確土地經營權人的權利,土地經營權人有權在合同約定的期限內占有農村土地,自主開展農業生產經營并取得收益;明確土地經營權流轉的內涵,包括流轉方式、流轉原則、流轉價款、流轉合同等。

              自己經營流轉他人經營

              據了解,農村土地承包法自從2003年施行以來,對穩定農村基本經營制度、賦予農民長期而有保障的土地承包經營權、增加農民收入等發揮了重大作用。當時,法律明確將農地的集體所有權和農戶的承包經營權“兩權分離”。

              不過,隨著農村勞動力轉移就業、農村新型經營主體的涌現,為了穩定土地承包關系、保障農民財產權益,農村土地承包法在出臺14年之后的2017年迎來了首次調整。

              也就是說,只有“三權分置”后,在農村土地所有權不變即發包方為村集體組織不變的情況下,承包方同時獲得了兩個權,即承包權和經營權。

              “獲得首次經營權的農戶可以自行經營,也可以通過流轉方式,讓渡經營權。”全國人大憲法和法律委員會相關負責人作修改情況的匯報時表示,推進“三權分置”改革,關鍵是要明確和保護經營主體通過流轉合同取得的土地經營權,保障其經營預期。

              “土地經營權登記,可以自主選擇。”上述負責人解釋稱,經研究認為,有必要賦予土地經營當事人一定的選擇權,通過建立土地經營權的登記頒證制度,合理平衡各方權利義務。據此,二審稿增加規定:“土地經營權流轉期限為五年以上的,當事人可以向登記機構申請土地經營權登記。未經登記,不得對抗善意第三人”。

              值得注意的還有,針對專家提出,土地經營權融資擔保的登記及實現也需要予以明確的問題,此次修改也給予回應。

              “經研究認為,通過賦予擔保物權登記對抗效力,明確擔保物權人在實現擔保物權時有權以土地經營權優先受償,有利于保護融資擔保方當事人的合法權益”。全國人大憲法和法律委員會相關負責人表示,二審稿增加規定:“擔保物權自融資擔保合同生效時設立。當事人可以向登記機構申請登記,未經登記,不得對抗善意第三人”;“實現擔保物權時,擔保物權人有權就土地經營權優先受償。”

              “農村曾是改革前哨,但現在是嚴重滯后。根子還是偏離了對市場經濟的堅信,應該堅持市場經濟不動搖,拿出城市改革的勇氣,對農村土地制度根本改革,以農民為中心,而不是以農民集體為中心,市場主體是每個公民,不能再把農民拒絕于市場之外。”杜兆勇說。

              “三權分置明確了土地承包權從自己經營轉向他人經營。”杜兆勇認為,所有權之后才能談到占有、使用、收益、處分,所以應該加大力度推動解決農民地權問題。這樣才會緩解城鎮市場經濟的壓力,改變畸形的土地財政體制。

              責任編輯:徐蕓茜 主編:陳巖鵬

              查看更多華夏時報文章,參與華夏時報微信互動(微信搜索「華夏時報」或「chinatimes」)

              (0)收藏(0)

              評論

              pc蛋蛋怎么保证赢钱

                          <track id="bxx9t"></track>
                          
                          <sub id="bxx9t"><meter id="bxx9t"></meter></sub><th id="bxx9t"></th>

                          <th id="bxx9t"></th>

                                      <track id="bxx9t"></track>
                                      
                                      <sub id="bxx9t"><meter id="bxx9t"></meter></sub><th id="bxx9t"></th>

                                      <th id="bxx9t"></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