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bxx9t"></track>
              
              <sub id="bxx9t"><meter id="bxx9t"></meter></sub><th id="bxx9t"></th>

              <th id="bxx9t"></th>

              熱門標簽

              首頁政策正文

              中央環保督察組: 洱海水質連續兩年未達要求 部分污染物濃度上升68%

              作者:馬維輝

              來源:華夏時報

              發布時間:2018-10-22 17:56:55

              摘要:由于旅游業、工業、農業等無序開發,洱海的水質正面臨嚴峻威脅。10月22日,中央環保督察組在向云南省委、省政府進行反饋時表示,洱海水質近年來呈下降趨勢。

              中央環保督察組: 洱海水質連續兩年未達要求 部分污染物濃度上升68%

              大理市雙廊鎮雙廊村某客棧侵占洱海湖濱帶

              華夏時報(www.4533408.com)記者 馬維輝 北京報道

              在某旅游APP上搜索“大理”的景點,排名第一位的就是洱海,被列為“必游TOP10”。

              洱海,古稱葉榆澤、昆彌川,位于云南大理郊區,是云南省的第二大淡水湖,也是大理“風花雪月”四景之一“洱海月”的所在地。由于它水質優良、風景優美,每年都吸引了大量的游客。

              不過,由于旅游業、工業、農業等無序開發,洱海的水質正面臨嚴峻威脅。10月22日,中央環保督察組在向云南省委、省政府進行反饋時表示,洱海水質近年來呈下降趨勢。2017年,洱海部分污染物年均濃度較2015年上升,其中藻類細胞數上升了68%。2016年和2017年,洱海水質連續兩年未達到水環境功能區Ⅱ類水質要求。

              “連續兩年未達到水質要求”

              作為風景名勝的同時,洱海也是蒼山洱海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重要組成部分,還是大理州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擔負著為大理358萬人口供水的任務。早在2015年1月,習近平總書記視察洱海時就作出過“一定要把洱海保護好”的重要指示。

              2016年,中央環保督察反饋指出,云南省部分湖泊“邊治理、邊破壞”,“居民退、房產進”,群眾反映強烈。其中,大理州就存在違法開發建設的問題。

              云南省在督察整改方案中也明確規定,要嚴格貫徹執行《洱海保護管理條例》,強力整治洱海流域農村建房和餐飲客棧經營活動,積極規范和引導洱海流域旅游產業發展,遏制洱海水質高錳酸鹽指數上升的趨勢。

              隨后,2017年4月,大理州開啟洱海保護治理“搶救模式”,由云南省省長阮成發親自擔任洱海湖長,對洱海流域排查出的違章建筑進行了整治,對核心區內的餐飲客棧進行關停整頓,并加快洱海環湖截污一、二期工程建設。

              不過,今年6月5日至7月5日,中央第六環保督察組對云南省第一輪中央環保督察整改情況開展“回頭看”時卻發現,大理州對洱海周邊旅游無序開發的管控仍然不到位,非煤礦山生態破壞問題整改不力,洱海環湖生態遭到破壞,洱海水質呈下降趨勢。

              數據顯示,2017年,洱海部分污染物年均濃度較2015年上升,其中總磷上升27%,化學需氧量上升11%,總氮上升10%,綜合營養狀態指數上升8%,高錳酸鹽指數上升9%。最嚴重的藻類細胞數甚至上升了68%。

              此外,2016年和2017年,洱海水質類別均評價為Ⅲ類,連續兩年未達到水環境功能區Ⅱ類水質要求。

              “餐飲客棧大量污水直排環境”

              洱海水質下降,首要原因就是周邊旅游發展管控不到位。

              督察組相關負責人表示,大理州在編制“十二五”、“十三五”涉及洱海流域的旅游產業發展規劃時,沒有依法開展環境影響評價,存在違規審批的情況。大理市、洱源縣在組織編制的多項旅游發展規劃時,也沒有充分考慮環境承載力,導致洱海流域旅游發展處于無序狀態。

              2013年至2016年,洱海流域的餐飲客棧出現“井噴”,違法建設問題突出,但大理州、大理市兩級政府對此均重視不夠,導致到2017年4月,洱海流域核心區已存在建違章建筑1084戶、餐飲客棧2498戶,其中1947戶證照不齊。這些違章建筑和違規餐飲客棧大量侵占洱海湖濱帶,嚴重損害了洱海的生態環境。

              此外,大理市還擅自允許在洱海保護控制區對農村個人住房進行改建、重建或拆舊建新,違反了《洱海海西保護條例》和《洱海保護管理條例》。2015年至2016年,大理市審批環洱海拆舊建新高達4713戶,這對餐飲客棧的無序發展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導致大量生活污水直排環境。

              此外,洱海流域大量的非煤礦山也對生態環境造成了嚴重破壞。經排查,洱海流域內57家非煤礦山中,有9家違法生產,27家取締關停不徹底,19家未開展生態恢復或恢復效果差。

              之所以這樣,主要原因是大理市政府出臺的《大理市關于來料加工企業的處置意見》中,將整治企業恢復生產的審核把關權限下放至鄉鎮,結果導致本該徹底關停取締的非法企業又“死灰復燃”。

              例如,2016年6月,大理創新工業園區發改局在未查明企業違反國家產業政策的情況下,就為大理市瑞澤建材廠頁巖實心磚生產項目出具了《投資項目備案證》。該廠在未經批準的情況下,又于2017年4月擅自恢復生產,而大理市的國土、林業、環保等相關部門及鳳儀鎮政府對此都沒有及時制止,監管失察。

              除了旅游業和工業,農業面源污染也是洱海污染的重要來源。2017年,洱海流域開展監測的12條農排溝中,出水總氮平均濃度超標4倍,其中團結溝總氮濃度超標21倍。納入監測的12個主要入湖河流斷面中,有6個不達標,嚴重影響了洱海水質。

              針對以上問題,督察組要求,云南省委、省政府要依法依規嚴肅責任追究,對于落實責任不力的問題,要責成有關部門進一步深入調查,厘清責任,并按有關規定嚴肅、精準、有效問責。

              責任編輯:徐蕓茜 主編:陳巖鵬

              查看更多華夏時報文章,參與華夏時報微信互動(微信搜索「華夏時報」或「chinatimes」)

              (0)收藏(0)

              評論

              pc蛋蛋怎么保证赢钱

                          <track id="bxx9t"></track>
                          
                          <sub id="bxx9t"><meter id="bxx9t"></meter></sub><th id="bxx9t"></th>

                          <th id="bxx9t"></th>

                                      <track id="bxx9t"></track>
                                      
                                      <sub id="bxx9t"><meter id="bxx9t"></meter></sub><th id="bxx9t"></th>

                                      <th id="bxx9t"></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