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bxx9t"></track>
              
              <sub id="bxx9t"><meter id="bxx9t"></meter></sub><th id="bxx9t"></th>

              <th id="bxx9t"></th>

              首頁調查正文

              吉林市地產亂象調查 開發商搶建江景房迫使霧凇大橋改規劃

              作者:陳鋒

              來源:華夏時報

              發布時間:2018-10-12 19:57:38

              摘要:《華夏時報》記者日前從權威渠道獲悉,在國家稅務總局的關注下,吉林市稅務機關已經成立專案組調查此事,近期公安機關也參與其中,亂象背后的真相呼之欲出。

              吉林市地產亂象調查 開發商搶建江景房迫使霧凇大橋改規劃

              華夏時報(www.4533408.com)記者 陳鋒 吉林、北京報道

              松花江畔住,霧凇美如畫。買到江景房、本指望迎來幸福生活的王先生,至今仍在為當初的購房決定而后悔,交錢4年多后,他仍未拿到所在小區“霧凇東郡”的房屋產權證。

              “霧凇東郡”由吉林市華隆房地產開發公司(下稱“華隆公司”)所建,由于項目土地存在糾紛,一直被人舉報。“沒有任何手續就建設,建完后再對土地進行假評估、假收儲,涉嫌偷逃巨額稅款……”舉報信說,項目涉嫌眾多違法違規是購房者遲遲無法辦證的原因。

              《華夏時報》記者日前從權威渠道獲悉,在國家稅務總局的關注下,吉林市稅務機關已經成立專案組調查此事,近期公安機關也參與其中,亂象背后的真相呼之欲出。

              江景房未批先建

              “霧凇東郡”項目位于吉林市霧凇大橋東側,站在小區樓上,美麗的松花江盡收眼底,為名副其實的江景房。

              “這塊土地原來是我們單位使用,后來被華隆公司拿走,2013年6月前建成了11棟高樓并對外銷售。”舉報人江城公司職工侯智宏(化名)表示。

              侯智宏所指的單位名為吉林市江城實業有限公司(下稱“江城公司”),該公司是國有企業吉林市江城造紙廠于上世紀90年代初政策性關閉、分流安置后,剩余的百余名職工在政府組織下成立的生產自救型企業,這些分流職工均為江城公司股東。政府有關文件指出,上述土地變現的收益用于人員安置補償。也就是說,這塊土地是江城公司上百名職工股東的生活來源和安置補償的命脈。

              2011年8月,江城公司與華隆公司簽訂所謂土地置換協議,后者承諾為江城公司職工股東提供價值4500萬元的現金及房屋資產進行置換,以換取對該地塊的開發。

              江城公司職工提供的照片資料等材料顯示,該項目于2011年底開始建設,到2013年6月基本建成。而《華夏時報》記者調查發現,華隆公司直到2014年才通過一次土地招拍掛程序完成土地使用權的確認。合同編號為“吉市經(2014)001”號國有建設用地使用權出讓合同顯示,華隆公司與吉林市國土資源局簽訂日期為2014年1月26日。也就是說,在項目基本建成后,開發商才獲得土地使用權。

              合同內容顯示,華隆公司以4154萬元的價格獲得33773平方米的土地。參與舉報的江城公司多位職工說,所謂的招拍掛程序都是假的,房子都建完了,其他人誰去參與競拍?“據我們了解,因華隆公司開工在前,辦證在后,他們建設的兩年時間里,沒有任何的土地、規劃、建設手續。”

              知名地產專家、北京才良律師事務所律師王令表示,土地證是申辦建設工程規劃、施工手續的基礎,沒有獲得合法的土地使用權或批準手續,是無法辦理其他開發手續和證件的。

              值得注意的是,在江城職工舉報的材料中,還有“霧凇大橋”原規劃因該項目搶建而被迫發生變更的情形。記者獲得的2010年“霧凇大橋”規劃圖顯示,大橋東西兩側均規劃建設“人字形”弧形匝道,但因華隆公司后來開發了“霧凇東郡”,大橋東側不得不改為直通下坡道路,與垂直的濱江東路形成“丁字形”路口。據悉,因大橋的異常設計,近年來此處惡性交通事故頻發。當地群眾一直質疑,為何公共設施離奇向開發商讓路?

              收儲背后的假招拍掛

              記者調查發現,為了給華隆公司辦理土地手續,吉林市土地收儲中心采取了收儲的方式。而按照收儲程序,應該給予原土地使用權人江城公司補償款。2013年7月25日的收儲合同顯示,補償款的金額為1044萬元。

              江城公司維權職工稱,補償需要有評估報告做依據,相關評估公司的報告顯然是假的。因為當時項目已經建成,評估根本無法如實進行。

              記者獲得的材料顯示,補償1044萬元的依據是2013年2月吉林恒星房地產評估咨詢有限責任公司和吉林市正大資產評估咨詢有限責任公司所出具的評估報告,其中一份報告注明采用的是“重置成本法”,而在附表中,評估資產為“構筑物”和“林木”兩項。在維權職工看來,彼時土地狀況早已變更,根本沒有林木,這顯然是杜撰。

              近日,江城公司維權職工又在打官司過程中掌握了新的材料,發現收儲中心一份“內部交接單”上確定的收儲成本費用為2344萬元,比收儲合同上注明的金額高出1300萬元,兩份文件形成的時間僅相隔4天。

              “我們公司股東只收到了1044萬元,剩余的錢我們懷疑存在利益輸送。”維權職工稱,在舉報過程中,土地收儲中心負責人改口稱多出來的1300萬元是利息,但遭到質疑:怎么可能4天時間就產生1300萬元的利息呢?

              “此案有很多匪夷所思的表現,比如凈地招拍掛,明明建起了滿地的高樓,竟然以凈地掛牌。造假之大膽,令人大開眼界。”江城公司維權職工委托律師王振宇還指出,有關材料顯示,該項目2014年初取得土地后,開發商才去補辦規劃、建設施工許可、銀行貸款手續等,直到當年底才辦妥當,而此時距項目開工已經過去了3年多。

              完成手續補辦的同時,華隆公司以土地來自于政府的招拍掛而非江城公司為由,不再履行原先約定向江城公司支付4500萬對價資產的置換協議,這直接侵犯了江城公司職工的權益,由此引發持續的投訴、控告,華隆公司開發過程中的違法違規行為便被不斷曝光。

              涉嫌逃稅正被調查

              備受詬病的,還有霧凇東郡的稅費問題。而這,也影響了購房人辦理產權證的進度。

              表演性質的招拍掛程序,讓華隆公司以底價4100余萬元摘牌。而周邊松花江邊的土地,相同面積的房地產開發用地,價值早已過億。這意味著,假掛牌導致巨額土地出讓金和稅收流失。

              除此之外,華隆公司還涉嫌采取不開發票、只開收據的手段隱瞞銷售收入,以及虛增成本,將不屬于項目范圍內的拆遷補償列入拆遷成本等方式偷逃稅費,被舉報到稅務機關。

              吉林市稅務局稽查局的一份書面答復顯示:吉林市原地稅稽查局黨組研究決定成立專案組進行調查。為了徹底查清案件,針對華隆公司的檢查時段由原來的3年變更為8年。僅調取的原始憑證就有40多箱。專案組人員從最初的2人擴大到20多人。

              而《華夏時報》記者從吉林市一位政府官員處獲知,由于案情重大,目前當地公安機關也介入對華隆公司的調查中。

              一位接近當地稅務機關的人士向記者透露,“當地稅務人士評估,從目前掌握的情況來看,此案或成為吉林市有史以來最大偷稅案”。

              記者日前聯系吉林市國土資源局采訪,相關負責人要求聯系該市宣傳部門,而后者則一直未對此事予以回應。本報將繼續關注此案進展。

              責任編輯:秦嶺 主編:夏申茶

              查看更多華夏時報文章,參與華夏時報微信互動(微信搜索「華夏時報」或「chinatimes」)

              (2)收藏(0)

              評論

              pc蛋蛋怎么保证赢钱

                          <track id="bxx9t"></track>
                          
                          <sub id="bxx9t"><meter id="bxx9t"></meter></sub><th id="bxx9t"></th>

                          <th id="bxx9t"></th>

                                      <track id="bxx9t"></track>
                                      
                                      <sub id="bxx9t"><meter id="bxx9t"></meter></sub><th id="bxx9t"></th>

                                      <th id="bxx9t"></th>